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韦尔拉 > >正文

思忆,六年级作文

时间:2019-07-17 来源:五枚纹章网
 

篇一:思忆

想起

刻骨的忘记 青石板的印迹 落花飞絮

香茗茶几 尘埃堆积 雁过 划出悲泣

一首高山流水曲 知音难觅 忧郁 落日西去

篇二:思忆

思忆

小真,请许我这样唤你。在与你相熟相知之后,我却不愿在完完整整叫出你的名字,我不喜欢那种熟悉间夹杂的陌生。就好像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小满一样。而且“震”字又过于孤傲,过于冷漠,隐隐间带些刀兵。小真,这样弱弱叫出,是不是突然见遍布清灵・・・・・・・

小真,有时想了许久想为你记些什么,可是呆坐良久却总也抚动不了笔。以致于日记本里渐渐变得丰盈,却甚少关于你的印迹。脑海中与你相交的画面,要么是在阳光照耀下的午后,要么是在雨后的晴天,那么美丽的场景,我总是不忍用自己这不成熟的笔墨将那美好挥霍。

小真,你甚美丽。三年来,对你的了解甚少,却一真认为你是一个素雅的女子。闭上了眼,在脑海中静静思索,只留下了你春风般的微笑以及那恬静的问候。轻轻一语,再次闪现在眼前・・・・・・・・・・只是・・・・・・・时间虽短,却过于沧桑。与你的点滴也只能在脑海中任他顽留。

小真,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子。我却忧郁的像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湖。我们于不同的山头为匪,你绑架了前程,我掠夺了人生。我们于不同的层次相互凝视,看到了表面,却失去了内心的童真。在那些流年里,我为能与你交谈一句而窃喜。然后・・・・・・・・望而却步・・・・・・・・・你抬头看天,我却只能低头看着来往不息的人群。

小真,酒若为情,则必与知己饮。我若饮酒,却只想邀你同醉,苦涩为甘饴。你静静的听着我的快乐与伤悲,然后许我安慰。然而我那甚为不公的行为你却佯作不知・・・・・・你真傻・・・・・・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你的杯不应该为我而空・・・・・・我为简帧的轻轻一语而沉默。小真,与你相识是在高一,与你相知却是在高三之后。三年的差距我用回忆来弥补。我对你说,我们总是在新的事物上赋予旧的相思,然后在蓦然的一朝失手打破。可是,你的坚持,你的洒脱,我却很难在另外的女子身上看到・・・・・・・小真,近来・・・・・可好・・・・・・・・

小真,我努力的说服你屈从于自己的心,你却说我没事找抽。事后证明当时的我还真是。我以为我是一艘不沉的泰坦尼克,可是那天你的话却险些成为我的最大的冰山。或许也是遗憾,每个人被人喜欢都是一种幸福,那么你是不是也是我的一笔最大的财富・・・・・・・・小真,前路虽远,也很迷成都癫痫病去哪里治比较好茫。但是以心相伴。。。。。

小真,以后的以后也要记得曾经的曾经有我・

篇三:思忆

岁月如歌

(一)

陆 萍

一直以来,都想写点什么。但一直没写。认识了他一下有了一种想写的冲动和欲望,但不知从何写起。在我的生活中,我和所有的人一样。是那样的平凡和一般。

那就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吧。

我生长在富饶美丽的西双版纳。那里居住着很多的少数民族。那里有着茂密的原始森林。大片大片的橡胶林就像一块一块的绿色地毯铺在了那块富绕的土地上,美丽的澜沧江像一条银色的丝带,穿梭在弯延崎岖的崇山峻岭中。站在那高高的三达山上往下看,就能看到西双版纳州的景洪县。景洪县四面环山,北面有澜沧江。到了雨季的时候,澜沧江水从山上奔腾而下,但到了景洪一段时,突然就变得温柔了,整个江面也宽了许多许多。缓缓流过景洪。在景洪的西面和南面的流沙河交汇。一条河,一条江把所有的沙土冲击到这里,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江心岛。江水和河水在一起偕手从这里向西流去。

景洪县城,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县城。它建在了受地理位置限制的小平坝里。在小镇的中心是一个十字路口,所以把整个小镇分成了东、西、南、北四条街,这四条街边都长着很多的油棕树及高大的凤凰树。一到夏天凤凰花开了的时候,你见不到一片树叶,整棵树都有是火红火红的,整个小镇都覆盖在火红的凤凰花里,十字路口那里就是这个小镇最繁华的地段了。记得那时有一个最大的二层楼的百货公司,百货公司里提供着整个小县城乃至于整个县的所有人的日常生活用品。在百货公司的对面,是这个小县整个通信枢纽邮电局,和景洪旅社及新华书店。四个大型的国有企业就分布在这个十字路口上了。在十字路口慢慢向外延伸,景洪的党政,公安机关以及它们的家宿区都在这一片,这四条街都是用沙石修成的。天晴时黄灰满天飞。下雨黄泥到处浅。

从镇中心往北走一直到要出小镇的这条街上长满了茂密的油棕树,走出这一段路就出了小镇的中心区。路两旁长着各种各样的树木。整个路面大坑小坑的。因为刮风和车走过时把路面的黄灰吹的到处都是,公路两边的树上都铺了一层黄灰。在这条路上有一家最老的客车站,所有在景洪的人,要到外面去的都要从这

里坐客车出去,它的旁边还有一家破破烂烂的车站小旅社,小旅社里大都住着那些从很远来这里坐车的人。这条路上还有这个小镇上很早就办的允景洪小学和中学。在这里就读书的都是小镇上及周边傣族寨子里的孩子们,是用小青瓦铺建成的平房。整个看上去很简陋,但也能经常听到从这里传出孩子们的欢笑声。再往前走就到了澜沧江大桥了,澜沧江大桥是景洪最大的一座桥梁,它是小儿癫痫哪里治疗好景洪通向外界的唯一的一座桥梁,更是景洪连接外面的唯一通道。大桥是用混凝土建成的,有多长已记不清了。桥上可以并排通行两辆大货车。所有从外面进入景洪的物资都要从这里进入,所以它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要道。过了大桥就是通向外面的盘山公路了。

从十字路口往南走是一幢幢长长的小平房,这里有景洪最大的副食品公司,小镇上的居民所用的油盐酱醋都在这里买,它的前面是小镇上最早的文工团了所在地。街的对面有一家冷饮店其实也不是什么冷饮店了,就是一个做冰棍的地方。冷饮店过去20米,就能看到整个小镇上最好的建筑,它就是景洪电影院。电影院是一个拱型的建筑,它的前面有着很多的台阶,从台阶往上走,就到了电影院的内走廊,内走廊的两侧一边有一个小窗口,那是卖电影票的窗口,记得那时没什么娱乐活动,这里就是整个小镇的文化娱乐中心了。很远的人都要到这里来看电影,碰到新电影放第一场时,两个窗口被来买票的人挤得水泄不通,整个电影院门口都是人。从电影院过去不到一里的地方有一家小镇上以至于整个景洪唯一的一家工厂,叫“景德工厂”那里有宽大的厂房,不时的传出机器的轰鸣声。再往前就出小镇了。

小镇往东是小镇的党政机关所在地。镇政府、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和它们的家宿区。下去是一条老街,街上的房子低矮破旧,老街的对面是西双版纳州人民医院。人民医院前面是门诊部,门诊部是一个两层的小楼。科室不是太齐全,但一些常规的检查在这里还是能做的。门诊的后面有两排平房。那是医院的住院部了。大部分都是一些重病人住在那里。

西边的这条马路上基本没什么商店。大路一边是老乡的水稻田,一边是一个大大的池塘,池塘里长满了绿油油的水葫芦。春天一过,到了夏天水葫芦就开出了一串串紫色的花,微风吹来的时候,那一串串的小花在水面上漂浮不定。从池塘上去就是一条很长的长坡,大路两旁有高大的凤凰树,树下长满了很多的杂草。

在这条路上有一家民族师范学校,它也算是景洪的最高学府了,为景洪培养各地的少数民族教师。上过这个大坡就到了景洪农场一师师部了,师部的大门就在大路边上,一进大门两边是师部的小买部。虽然小,可东西还是很齐全的。住在这边的人平时没时间到街上去,也可以在这里就近买一些各自所需要的东西。路西的凤凰树特别的多。夏天到的时候,凤凰花开了,就像一条火龙一直延伸到小镇上。师部过去就是云南省热带作物研究所了,热作所的大门也在大路边上,它是一座高大的用水泥砌砖建成的拱型牌坊。在牌坊的后面有一条路直通热作所所部的办公大楼。这条路的两边都种满了油棕树,油棕树长的很茂盛,两边的树叶都往中间合拢,把条路遮的个严严实实,就像一条绿色的长廊。

云南省热带作物科学研究所,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工作的地方。热作所主要从事研究热带经济作物,以种植天然橡胶为主,以及对橡胶树的品种培育和防病治病。它下属有好多个生产队,都是种植橡胶和割胶的。每天早上都能看到那些割胶的工人在工作。其中还有几个附属队,有搞基建的;附业加工的;烧砖瓦的羊角风怎么治还有一个采石厂。

我的父亲,山东人。解放战争时期随军南下的南下干部。虽然父亲是山东人,但他没有山东大汉那样的大高个子。可他有北方男子汉的豪爽、开朗,坚强有韧劲。他是一个严厉的父亲又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的眼睛不大不小,但炯炯有神,他的眼神有时很严厉。虽然父亲个子不高,但面部伦棱角却十分分明,让人一看这张脸就很坚强。

我的母亲长着一双大的眼睛,有着一对双双的眼皮。皮肤白白的很细腻。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地道的城里人。她和所有的母亲一样,能吃苦耐劳,贤慧善良,也是一个勤减持家的人。母亲祖籍也是山东人,但她从小在云南那美丽的春城长大的。后来认识了父亲,结婚以后就同父亲一起离开了美丽的春城来到了西双版纳。

父亲,母亲他们养育了三女儿。我们三姐妹各有不同,大姐从小性格温顺文静,人也长乖巧。她从小身体就比较弱,所以她不是那种好动的孩子,也不爱到外面去玩。就像一支温顺的小猫,成天呆在家里,在家里父母都很怜爱她。隔壁邻居的那些叔叔啊姨都很喜欢她,因为她很听话,我也从没看到过父母亲打过她,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总想爸妈为什么对她那么好。我有时也会忌妒她。在我

的记忆中,我们家经常都有那股难闻的中药味。那就是母亲带大姐到医院里拿回来的中药。大姐从小就守着个药罐子煎药,她用一根筷子放到药罐子的里面,那样药开了就不会从里面流出来了。然后把煎好的药自己倒到小碗里,等药凉了就自己喝下去,也不用母亲喂她,也真佩服她的。

小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别看她小可脾气最大。又特别的倔。她要发起脾气来呀,可是惊天动地的。记得小时候母亲很早要上班,她不想到托儿所去,就要跟着母亲去,母亲不让她跟着,她就使足了全身的力气使劲的哭,这时母亲没办法,只好把她抱到家门口让她一个人好好的哭,她居然能哭得睡着了,那嘴里都还在哼哼,大家给了她一个外号叫她“老哭得”。

那我在家里就是老二了。小时候我长得比她俩都结实,说实话我也从没苗条过。父母把我的头也剃成的跟男孩子一样的头,可能是我的五官长的也有那么点像男孩子吧。而且力气也比她们俩大,性格也很玩皮,从小就很逃,只要男孩会的我都会。一玩就会玩的很野,所以有的人就叫我“假小子”也有叫我“强巴”的,不知这是对我的煲还是贬。

我们的家就住在热作所大门对面的工程队。因为母亲在这里工作。一条大路直通到工程队的篮球场,篮球场的旁边有一个机务队,那里有修理车间,从修理车间过去是铁匠房,经常能听到铁匠师傅打铁时传出的叮叮当当声。从铁匠房走过去,就有一个机务队的油库,那里有两个大油罐,里面装着汽油。油库前面有一个大的场地,那就是机务队的停车场了。平时那里都不让小孩子过去,因为那里很危险,而工程队就在机务队的前面。工程队就像一个大大的四合院。一进去左右两边各有一排用泥砖和小板瓦盖成的房子。中间也有两幢这样的房子。每一幢房子的前面都盖着各家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各户煮饭用的伙房。我们家就住在中间最前面的那幢房子的第一间。我们家那幢房子很长,一共住着8家人。每4间房子前面有一个走廊,那时的房子都有走廊,也都是一样的户型。我们家对面住着一家姓周的。他们家也有三个孩子,两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中间两家一家姓朱,一家姓刘,两家人各有二个孩子。那时好像还没有实行生育,所以每家都会有好几个孩子,工程队住着一百多户人,小孩子比大人都多,只是大小不一。一到晚上一个队里到处都是小孩乱跑的身影。

西版纳居住着很多的少数民族,景洪镇这个坝子,主要居住的是傣族,他们

是一个寨子一个寨的分布在整个小镇的周边。星期天是景洪赶街的日子,不管是住在山里的,坝上的还是城里的,都要到景洪去赶街。不同的民族穿着不同的衣服,说着各自的语言,拿着各自的东西,从四面八方赶着这一天到城里来交易。山上下来的,就背着山里的干货,住在坝上的就挑着他们自己种的蔬菜和瓜果,到景洪的十字路口那里进行交易。虽然语言不通,但大家还是有着各自的交易方式,边说边用手比画,也能把整个交易完成。

记得有一次星期天,我和妈妈起了个早,天刚蒙蒙亮,妈妈就把我给叫起来了。妈妈说你不是要跟我去上街吗?怎么还不起床呀。我一下就从床上起来了,跟着妈妈收拾完后,妈妈拎着篮子和我从家里出门了。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大雾笼罩着整条大路,路边的树从里到外是白茫茫的大雾,路边的小草被一颗颗的小水珠给挂满了。我跟妈妈说,怎么这么多的气啊。妈妈对我说,这不是气是雾。隐隐约约能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我跟妈妈说,有人说话,妈妈说,是啊,因为雾很大所以看不清人,只能听到说话的声音,慢慢的声音变得近了,只见三五成群的人一起,有说有笑的走着。我看到他们的头上有一层白蒙蒙的东西,问母亲,妈妈他的头上有什么东西,白白的。母亲说,那是雾太大,所以头发上也沾满了细小的水珠。和母亲走了半个多钟,这时天大亮了,我们也来到了街上,看着那些稀稀攘攘的人群,好热闹呀。

这时从我们身边走过了一群体型矮胖,皮肤黑亮的人,她们穿的衣服都是黑色的衣服,我想可能是她们不用经常洗衣服吧。穿着一件开口小挂子,也从不扣扣子。两个大大的,黑黑的乳房垂在胸前一晃晃的。一条黑色小裙子跨在屁股上,要从后面看还能看到屁股的股勾呢。嘴上抽着长长的草烟,腿上穿着一个红黑相间的花绑腿。没见她们穿鞋子,光着脚,她们光着的脚又大又厚。后来我问母亲,她们是什么族呀?这时母亲跟我说,她们都是住在山里的爱泥族。我跟母亲说,她们为什么不把衣服扣好,裙子穿好呀,她们这样差不差呀。母亲对我说,她们这个民族在就这样的,这是她们风俗习惯。一个大大的背搂顶在头上,看到她们每个人手上还拿着一个小铁勾子,一只手拿着一团棉花。她们用小勾的勾,勾着棉花的一小角,把铁勾下端的把在用手在大腿上一搓,就看着那小铁勾吊在那棉花的下面,小铁勾一转就把那只手里的棉花给拉成了一条线,然后把线再缠到小铁勾的中间。她们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旋转着小铁勾,那小铁勾上就缠成了一个线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